电影《阿凡达》观后感 聆听大地的声音


C.S. Lewis在他所写的科幻小说里有这幺一句话:「让我们祈祷人类不会逃离地球,在其他地方散播邪恶」。这样的主题意识影响了许多后来的科幻小说与电影,比方今年热门的大片《阿凡达》也传达着类似的主题。

如果你同意C.S.Lewis的这句话,那幺让我们藉由《阿凡达》来看看人类所散播的邪恶是什幺呢?是自私?是骄傲?是诡诈?是残暴?是贪婪?还是…?

散播邪恶的人类

在电影《阿凡达》里,人类发现潘朵拉星球拥有丰富的矿产,于是派遣佣兵和科学家前往採集矿物,即使竭力和该星球的纳美人接触、沟通,还创造了人类与纳美人的DNA混血「阿凡达」来深入纳美人的社会,这一切的作为在电影里我们看到都是为了让人类在潘朵拉星球可以生存并顺利採矿。

为了自身(一个资本企业)的利益,人类会运用各种手段来达到目的,比方派出间谍、卧底(主角杰克)来了解对方的底细,探察对方的弱点,好取得制胜先机与掌控的优势,并在必要的时候可以轻易击倒对方,清除障碍。

如果潘朵拉星球原来是纯洁的,那幺人类所带来的污染是什幺?是自私、贪婪、诡诈和骄傲。人为什幺会骄傲呢?因为自认有知识,自认比较优越,并有所倚靠──倚靠火力强大的武器、倚靠超前先进的科技;倚靠聪明、倚靠所谓的「文明」,还有倚靠「比较努力」。

剥夺外星球资源

圣经上起初神对人的心意:「要生养众多,遍满地面,治理这地,也要管理海裏的鱼、空中的鸟,和地上各样行动的活物」。(创世记一章28节)。没错,神起初对人的心意是要人管理万物的,不过人堕落、犯罪了,罪进入人里面,人被污染了。

被污染的人如何能管理万物呢?我倒认为C.S. Lewis所说的上半句:「祈祷人类不会逃离地球…」颇有深意,人既犯罪背离神,或许是该好好被关在地球,谦卑下来,听听神藉由大地、大自然以及其他受造物所发出来的声音,从中学习功课,重新认识神再说。

人类社会的发展是极为本位的,对待环境、万物,甚至于同类,经常是用「于我有什幺好处?」当前提,在一个行销挂帅,市场经济、标榜消费意识的资本主义社会里,已将万物都按照人类的供需与好恶定了标价(价值),一个人拥有或掌握的越多(有价的东西),在这样的社会里,或整个世界里,就会越有力量。

这样的价值观绝非圣经的教导,也脱离了「治理」与「管理」的真意。我想这比较像是巴比伦的价值观,并非神所喜悦的。圣经里这幺说:「他不喜悦马的力大,不喜爱人的腿快」。(诗篇一百四十七篇10节)。

此外,神也不喜悦君王为自己增添马匹,「只是王不可为自己加添马匹,也不可使百姓回埃及去,为要加添他的马匹…也不可为自己多积金银」。(申命记十七章16~17节)

其实神根本就不喜悦祂的百姓立什幺王来治理他们,人执拗如此,神只好同意他们,拣选人来作「王」治理那些喜爱被人治理的人,不过神说这位「君王」登位后最重要的是要学习敬畏耶和华,谨守遵行律法书上的一切言语和律例(参申命记十七章)。

人想扮演神

人类偏行己路,把这个世界搞得距离神起初的心意,恐怕比地球到潘朵拉星还要远。现在我们论到一个人的价值,是看他拥有什幺、成就了什幺;我们论到君王(治理者)的尊荣,是看他有多少马匹(战力)、多少金银(财富);我们鼓励最有意义的人生是竭力发挥才干、能力、聪明,去追求、建造自己的巴别城。我想这都可能是人脱离了神的国度,自己想要扮演神的结果。

不过,神始终掌权,不用担心。我们可能对神创造万物起初的心意模糊了,然而神藉着圣经向我们启示了祂至终要成就的心意──有一王「他必以敬畏耶和华为乐…公义必当他的腰带;信实必当他胁下的带子」。另外,神的国度的画面也透过圣经先放映了一段预告片给我们看──「豺狼必与绵羊羔同居,豹子与山羊羔同卧;少壮狮子与牛犊并肥畜同群;小孩子要牵引牠们。牛必与熊同食;牛犊必与小熊同卧;狮子必吃草,与牛一样」。

「吃奶的孩子必玩耍在虺蛇的洞口;断奶的婴儿必按手在毒蛇的穴上。在我圣山的遍处,这一切都不伤人,不害物;因为认识耶和华的知识要充满遍地,好像水充满洋海一般」。(以赛亚书十一章3,5,6~9节)。

这是神的圣山,不是3D虚拟的外星球。等候主再来的人,带着上面的异象,充满盼望地暂时待在邪恶的巴比伦。

等候主再来

我们回头谈《阿凡达》这部电影。其实前文所谈的那些主题意识都不是这部电影造成轰动的主因,不是吗?很多人都说这部片若不是因为影像特效呈现出来的想像世界美轮美奂、令人叹为观止,剧情很无聊的。

1997年导演詹姆斯科麦隆砸下一亿又一亿美金,拍摄了一部被喻为反资本主义的电影《铁达尼号》,结果这部片成为美国影史上最卖座的电影,据说卖了18亿美金,科麦隆在奥斯卡领奖台上称自己为King of the world。

12年后科麦隆用电影史上最高的成本(据说超过3.5亿美金)打造了《阿凡达》,同样的也是标榜着反资本主义的主题,企图再次席捲世界,其中最耐人寻味的是,3D萤幕上演的是批判资本主义,而这每一格画面却都得要仗赖资本主义的重金才能打造而成。

更稀奇的是,可以一面崇尚回归原始、自然,一面却全然在倚靠金银和卖弄科技。我想这种事恐怕也只有地球人才做得到。

◎刘议鸿/导演

上一篇:
下一篇: